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苹果天天网

  • 网站客服:18909552557
  • 合作热线:18195599111
猜你喜欢
查看: 1412|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宁夏岩画发现纪实] 胡编乱造的“国际六大岩画解释理论之一”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8-7-11 09:44:48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胡编乱造的“国际六大岩画解释理论之一”

周兴华


? ???
? ?? ? 汤惠生在其着《青海岩画——史前艺术中二元对立思维及其观念的研究》一书中,自称用“微腐蚀直接断代法”“第一次对我国的岩刻画运用自然科学技术手段进行直接断代”,将青海岩画乃至青藏高原岩画断代为“青铜时代至公元7~9世纪(公元前1000年~公元900年)的作品”;自称 “创立”了用“萨满教(即笨教)”解释岩画的“二元对立理论”, 据说被“ 誉为国际六大岩画解释理论之一”。加之李学勤先生为该书作序,这正如汤惠生所言,“大大提高了本书的身价”,其推销是不言而喻的。

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副院长、文博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世界岩画委员会执委”汤惠生在“360百科”中有段广告宣传:“在史前艺术研究领域,汤惠生创立了二元对立理论对史前人类的思维、观念、艺术形象或谓中国的认知考古学进行了系统研究,将史前种类繁多而又零散的艺术形象纳入到一个理论体系中加以诠释,将艺术产品与人类的思维、行为(仪式)和社会性结合起来进行多角度全方位的研究,被前世界岩画委员会主席阿纳提教授誉为国际六大岩画解释理论之一,在国内外学术界有着广泛的影响。”

汤惠生创立的解释岩画的“二元对立理论”是什么内容?抄自哪里?能否解释岩画?


先弄清一些简单宗教常识再说“创造理论”


汤惠生说:“人类最初的文明就是萨满教,萨满教是世界范围内唯一的原始宗教”,“青藏高原佛教之前的宗教为笨教,亦即萨满教”。

汤惠生说:“青藏高原佛教之前的宗教为笨教,亦即萨满教”, 汤惠生将笨教说成是青藏高原先民最早的原始信仰,将笨教说成是藏区的原始宗教。

稍微涉猎一点宗教史的人都知道,藏族的宗教信仰经历了自然崇拜的原始宗教,辛绕创立的本(笨)教和从唐朝、印度、尼泊尔传入的佛教。

青藏高原先民最早信仰的是自然崇拜的原始宗教,而不是历史时期创立的人为笨教。青藏高原藏族先民最早信仰的自然崇拜的原始宗教,它远远早于辛绕创立的笨教至少万年以上。四川省民族研究所周锡银教授所说:“人们往往在提到本(笨)教时,总是习惯将它和藏族原始宗教联系在一起,甚至有人干脆把本(笨)教称为藏族的原始宗教。实际这是一种误会,只要我们对本(笨)教的历史源流、教义、和所信仰的神灵等稍加研究,这种误会就可迎刃而解了。”

笨教不是原始宗教,而是公元前六世纪中叶传入藏区的人为宗教。从笨教的以上特点及辛饶米沃的十二功业来看,笨教自创立起就是一种人为宗教,它不属于原始宗教的范畴。

汤惠生说:萨满教即笨教。从萨满教和笨教的产生时代、宗教内容、宗教仪式看,萨满教是原始社会的原始宗教,笨教是历史时期的人为宗教,二者原本就不是一回事。笨教作为一种历史时期的人为宗教,距今不过2500年左右,原始社会末期原生态的萨满教距离我们至少10000多年了。汤惠生怎么能将人为笨教等同于原始萨满教呢!

汤惠生说:“萨满教是世界范围内惟一的原始宗教。”众所周知,原始社会没有全世界统一信仰的一种原始宗教。原始宗教产生于旧石器时代中期至晚期,各地区的氏族、部族、部落都有各自的原始宗教。原始宗教种类繁多,信仰、崇拜的具体对象、巫师作法的形式均因地区、氏族、部族、部落、时代不同而不同。萨满教仅是原始社会种类繁多的原始宗教之一种,且是原始社会末期原始宗教的一种晚期形式。

汤惠生说:岩画是“萨满教(即笨教)的物态化和艺术化的表现形式”。用“萨满教(即笨教)”内容解释岩画,这就是汤惠生创造的“岩画理论”。岩画是万千年前凝固在石头上的原始社会的历史文化,萨满教是在历史长河中不得不与时俱进、不得不整容改性的宗教。众所周知,产生于原始社会末期的原生态的萨满教距离我们至少10000多年了。在这漫长的10000多年中,各个族群不断分化、迁徙、融合、流转,其原来信奉的原始宗教从内容到形式都在与时俱变。由于各种宗教互相影响,许多民族信仰的萨满教从原生态到次生态、再到残余态,都发生了从内容到形式上的各种变化。用10000多年来不断整容改性的“萨满教(即笨教)”内容解释万千年前凝固在石头上的岩画内容,这有多少真实可信的联系?

综上考辨,将笨教传入青藏高原的时间定为青藏高原岩画产生的时间本身就不符合岩画与原始宗教的关系。笨教既不是原始宗教,也不是萨满教。岩画“产生在人类还不知道如何读和写之前”,是原始宗教的产物;笨教传入藏区在公元前六世纪中叶,是人为宗教的产物。作为原始宗教产物的岩画,怎么能成为人为宗教笨教的表现形式呢!作为全世界各种原始宗教产物的全球性岩画,怎么都成了已带有历史宗教浓厚色彩的地域性萨满教的一种表现形式呢!


质疑“二元对立思维”


对国外学者“用萨满教来解释史前艺术”的理论,汤惠生推崇备至。但汤惠生》认为,“不过美中不足的是,无论是来德克利夫-布朗还是列维-斯特劳斯,都没有区分出二元逻辑或二元论发展中的三个阶段或三种形式”,“鲜有学者从原始思维的角度对二者进行比较研究。因此,许多岩画解释给人以牵强附会或浅尝辄止之感”。于是,汤惠生将“原始思维”归纳为“二元对立思维”的理论,在“青海岩画的原型分析”、“萨满教与岩画的比较研究”、“二元对立思维与史前艺术”中例举了“萨满教(即笨教)”的大量所谓“原始思维”资料,用以对照解释岩画。

汤惠生对岩画的解释是否正确,关键是要看汤惠生据以解释岩画的所谓“二元对立思维”理论是否正确?即:“二元对立思维”是否是原始思维?“二元对立思维”源自哪里?“二元对立思维”与岩画内容有无真实可信的联系?


“二元对立思维”不是原始思维

汤惠生说:“二元对立思维,即指相反的两方之间的关系纯然为对抗和对立,丝毫不存在统一和转化。这是萨满文化的典型思维方式,同时也是整个原始社会的思维方式”。这就是汤惠生所说的原始思维。

什么是原始思维?原始思维的一般规律是什么?既然汤惠生将其列举的萨满教、笨教资料概括为“二元对立思维”,并将这种“二元对立思维”称之为“整个原始社会的思维方式”。我们不妨看看世界学术名着对“原始思维”的研究。汤惠生使用的是18~20世纪有关学者收集来的萨满教、笨教资料,这一类资料曾是世界上一些着名学者据以研究原始思维并总结出原始思维特点的人类学证据。我们不讨论其使用的萨满教、笨教资料的可靠性与科学性,只是看看在同样的萨满教、笨教资料基础上,这些着名学者是怎样总结原始思维特点的。列维-布留尔一生致力于原始思维的研究,以研究原始思维而着名,他的开创性研究深化了人们对原始宗教的认识。他认为原始人的思维是一种以集体表象为形式、以互渗为规律的前逻辑式神秘思维,这种思维相信人与外界事物之间有着部分或整体的等同,二者可通过神秘的方式来彼此参与、相互渗透,形成极为独特的认识过程。原始思维的互渗律使其既无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区别、又无想象与现实之间的差异,这一特征乃成为原始社会巫术与图腾崇拜的思维基础和认识前提。列维-布留尔在《原始思维》一书中认为:原始人类没有把自己同自然界分离开来,在他们的眼中,日月、雷雨、大山、奇石、湖泊、树木、飞禽、野兽、鱼虫等等,与人在本质上是同一的自然大家族的成员。原始人之所以创造出纷繁杂多的自然崇拜对像,把各种动植物奉为自己祖先的灵魂来敬仰,在这里所表现出来的,正是原始人类把自己与大自然视为一体的朦胧的原始思维形式及原始世界观。所以,原始思维的特点:一是非常感性具体,缺乏抽象力,不知道抽象,不能把握事物的共性,这是一种尚未分化、没有区别和规定的、混沌一体的感性思维。二是它的非逻辑性质,它对于人和外物,主体和客体,精神和物质还没有区分也不知道区分,不知道事物之间的因果关系,也不问事物的原因。“原始人”的思维是具体的思维,亦即不知道因而也不应用抽象概念的思维。这种思维只拥有许许多多世代相传的神秘性质的“集体表象”,“集体表象”之间的关联不受逻辑思维的任何规律所支配,它们是靠“存在物与客体之间的神秘的互渗”来彼此关联的。在“原始人” 社会集体的语言中“没有表现抽象概念的词;他们虽然对每种灌木、橡胶树都有专门的称呼,但他们没有‘树’这个词。他们不能抽象地表现硬的、软的、热的、冷的、圆的、长的、短的等等性质。……在俾士麦群岛,‘没有名称来表示颜色。颜色永远是按下面的方式来指出的:把谈到的这个东西与另一个东西比较,这另一个东西的颜色被看成是一种标准……黑的用具有黑色的各种东西来表示,不然就直接说出个黑色的东西……对其他颜色,白的,绿的,红的,兰的,等等,也有这样多的区别。’”尤其是原始思维“它不象我们的思维那样必须避免矛盾。它首先是和主要是服从于‘互渗律’。具有这种趋向的思维并不怎么害怕矛盾(这一点使它在我们的眼里成为完全荒谬的东西),但它也不尽力去避免矛盾。它往往是以完全不关心的态度来对待矛盾的”。它可以容许同一实体在同一时间存在于两个或几个地方,容许单数与复数同一、部分与整体同一等等。从列维-布留尔列举的“原始人”思维的大量实例来看,原始思维与我们的思维相比较,原始思维服从于互渗律,“原始人”的思维就是以受互渗律支配的集体表象为基础的、神秘的、原逻辑的思维。“原始思维”对矛盾采取了完全不关心的态度。所以,从表象关联的性质上看,列维—布留尔把这种思维叫做“原逻辑的”思维,亦即通常所说的“原始思维”。从列维-布留尔等人对“原始思维”的调查研究看来,在“原始人”的“自我意识”中,不存在汤惠生说的什么“白/黑、光明/黑暗是二元对立思维的基本概念”, 亦不存在什么“二元对立思维”或什么“二元逻辑”。

汤惠生说:“二元对立的文化观念和思维形式也是古代神话和史诗中的典型主题,并且在世界范围内莫不如是”;“ 中国上古文化同样也是萨满性质的”;“青藏高原佛教之前的宗教为笨教,亦即萨满教。笨教所有关于世界起源的神话,都是建立在对立的二元论基础之上”的。

中国古代神话很丰富,宇宙的起源、人类的诞生、万物有灵以及图腾崇拜、巫术信仰、自然崇拜、祖先崇拜等类的神话传说组成了远古人类的世界观。神话中的自然现象都被看成是有生命的,都被赋予人的特点和超自然的能力,人和动物、人和自然、自然与自然之间都存在着因果转化联系。

从中国古代神话看出:中国古代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讲的是世界是从无到有,始于“太极”。“混沌未开”是“太极”,盘古开天劈地,有了天和地。天地初开之后,有了四季变化。然后总结出一切事物都是“阴阳”相对,依存互变,“五行”相生相克、相辅相成的发展变化过程。中国古代神话讲的是“道”生“二元”及多元的源流关系,讲的是如何处理人与自然的“二元对立”关系,讲的是人与自然的“二元对立”关系的依存转化,而不是“相反的两方之间的关系纯然为对抗和对立,丝毫不存在统一和转化”。

古希腊哲学(公元前6~公元5世纪)是西方哲学的童年时代。公元前6世纪,其着名的代表人物米利都的泰利斯、阿那克西曼德、阿那克西米尼和爱非斯的赫拉克利特便反对过去流传的各种神话创世说,认为世界的本原是水、气、火等,人是宇宙中的一部分。爱利亚派的巴门尼德提出了"能被思维者和能存在者是同一的",从认识论角度证明了天人合一观念(全增瑕主编《西方哲学史》)。西方世界继古希腊文化之后是基督教文化。基督教文化始于公元1世纪,在西方长期盛行,构成了西方社会两千年来的文化传统和特色。基督教文化认为上帝创造了整个世界,提倡神(上帝)人合一。基督教文化中的神(上帝)相当于中国文化中有神论中的天。因此,基督教文化实际上通过神人合一观念表达了天人合一的思想,讲的还是“二元”及多元“对立” 关系的依存转化,而不是“相反的两方之间的关系纯然为对抗和对立,丝毫不存在统一和转化”。

由上可知,从中外原始宗教、神话、传说所反映的“文化观念和思维形式”来看,它们基本上讲的都是人与动物、人与自然、自然与自然之间存在着的因果转化联系,而不是汤惠生所说的“二元对立思维,即指相反的两方之间的关系纯然为对抗和对立,丝毫不存在统一和转化。”中外原始宗教、神话、传说所反映的“文化观念和思维形式”证明:“二元对立思维”不是原始思维。


“二元对立思维”是摩尼教的教义

汤惠生套用了国外学者的 “二元对立思维”观点,但他又批评其前的学者“鲜有学者从原始思维的角度对二者进行比较研究。因此,许多岩画解释给人以牵强附会或浅尝辄止之感”,“无论是来德克利夫-布朗还是列维-斯特劳斯,都没有区分出二元逻辑或二元论发展中的三个阶段或三种形式”。汤惠生向世人宣称:是汤惠生发现了原始思维的特点是“二元对立”,“三种形式”。汤惠生自我广告:他创造的 “二元对立思维”被“誉为国际六大岩画解释理论之一,在国内外学术界有着广泛的影响” 云云(“360百科”自我广告: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教师简介)。

“二元对立思维”源自哪里?

我们不妨先看看汤惠生创立的 “二元对立”,“三种形式”的原始思维的内容是什么?汤惠生说:

“白/黑、光明/黑暗是二元对立思维的基本概念,按刘易斯-威廉的话来说,白/黑乃是好/坏、善/恶、神/魔等文化意义的隐喻形式。……青藏高原佛教之前的宗教为笨教,亦即萨满教。笨教所有关于世界起源的神话,都是建立在对立的二元论基础之上”:“创世者的呼吸中发出两个音节‘hu hu’,然后便出现了整个世界。在有关整个世界物质的创造上,都存在着两种对立的倾向。道德是一白卵中产生了一位行善之父,他创造了世界上所有好的物质;黑卵中产生了一个行恶之父,他是世界所有‘坏’的制造者。白人有称‘发光者’,是生灵之神和善的本源,而黑人是否定和不存在的代表,象征着恶魔、干旱、瘟疫和灾难。”

“任何史诗的主旨都是宣扬神魔、正邪之间的对立和斗争,而最终则总是神战胜魔,正义战胜邪。这正是二元对立思维及其观念的文化意义,藏族史诗《格萨尔》亦然。……格萨尔王是一切肯定因素的象征与代表,而各种各样的魔鬼则分别象征着无知、疾病、异教、愚昧、饥饿、贪婪、杀戮等。许多《格萨尔》的章回名称便明确无误地表现出这种二元之间的对立:《天神和魔鬼的斗争:两座神山》、《白色和黑色之间的斗争》等等。”

“青藏高原佛教之前的宗教为笨教,亦即萨满教。笨教所有关于世界起源的神话,都是建立在对立的二元论基础之上”。“笨教是一种原始宗教,二元对立的思维形式在笨教中便表现为把所有的崇拜对象都用‘好’的神灵(IHa)和‘坏’的鬼怪(aDre)这种两分法给区别开来”。 “二元思维的三种形式可以说成是它所经历的三个发展阶段:二元对立、二元统一和二元辩证”。

汤惠生将萨满教等同于笨教,将笨教(萨满教)等同于原始宗教,说笨教(萨满教)的内容是“二元对立思维”,“白/黑、光明/黑暗”是“二元对立思维的基本概念”,“ 白/黑乃是好/坏、善/恶、神/魔等文化意义的隐喻形式”, “任何史诗的主旨都是宣扬神魔、正邪之间的对立和斗争,而最终则总是神战胜魔,正义战胜邪”。“二元对立思维” 经历了“二元对立、二元统一和二元辩证” 三个发展阶段。以上就是《汤书》创立的“二元对立思维”理论的内容。

稍微接触一点宗教史的人都知道,汤惠生创立并以之解释岩画的 “二元对立”,“三种形式”的“原始思维”内容,实际上是公元三世纪在巴比伦兴起的摩尼教(Manichaeism)的教义。请看学术界对摩尼教的研究资料:学术界一般都承认,摩尼教主要是吸收了犹太教——基督教等宗教的教义而形成了自己的教义,同时,摩尼教还吸纳了琐罗亚斯德教(即祆教,亦称拜火教)、古巴比伦等宗教的一些内容。因此,摩尼教曾被认为是基督教的异端或拜火教。摩尼教传播到东方以后,又染上了一些佛教色彩。

摩尼教教义的本质是绝对的二元对立法则,其根本教义是二宗三际。所谓“二宗”,即光明与黑暗,二者是永远分立的。在人类初始时,存在着两种互相对立的世界,即光明与黑暗,它们具体表现在两个界线分明的“国度”里。在“光明之国” 里,由“光明之父”来统治,他周围有一群神仙。与此相反,“黑暗之国”的统治者是“五类魔”,他是许多残暴魔鬼的首领,他们总是生活在争吵不休之中,这是由于他们都贪得无厌,并被其他欲望所驱使。一方面,光明之国的特征是安宁、和谐、和睦、风景优美、芳香宜人,另一方面,在“五类魔”统治的国家里,则笼罩着动乱、争斗、吵闹、臭气熏天。“二宗”从物质上是这样理解的:在光明之国里,一切都有美丽的外表,而在黑暗之国里,万物都是丑陋的。摩尼教以为,凡光明都是美善的、理智的、平和的和有秩序的;凡黑暗则都是凶恶的、愚痴的、紊乱的和物质的。摩尼教“二宗”教义常用两种树表明:一种是光明活树,一种是黑暗死树。所谓“三际”,即初际、中际和后际。初际阶段,明暗是分开的。中际阶段,黑暗侵入光明,光明与黑暗斗争,两者混合。后际阶段,明暗重新分开。初际、中际和后际,亦指即过去、现在和未来。过去黑暗侵犯了光明,光明与黑暗相混;现在光明号召许多光明使,要将黑暗驱逐出去;未来黑暗敌不过光明,二宗各复,各保其固有性质。摩尼教有自己的戒律和寺院体制,如不拜偶像即其一。

汤惠生创造的用以解释岩画的“二元对立”“三种形式”的原始思维理论,实际是剽窃自上述摩尼教的“二宗” “三际”教义。上述摩尼教的教义与汤惠生自己所说的笨教(萨满教)教义完全一样,同为历史时期的人为宗教。十分搞笑的是,历史时期的摩尼教的教义竟然被汤惠生拿来变为自己创造的用以解释岩画的“二元对立”“三种形式”的原始思维理论!

对于笨教教义的来源,德国的霍夫曼教授根据苯教宇宙形成的传说,早已证明苯教是受伊朗(波斯)宗教的影响。他说:苯教有一个关于宇宙形成的传说说到:在日、月、时、节以前,一个原始的称作“扬达结保”的绝对胜利之王就已存在。从这位神首先衍生出一个黑人,称作“聂瓦那保”(意为“黑苦”)。他带来了世间一切邪恶之源:魔鬼、雷、闪电、火灾、水灾、风灾、八万四千种疾病以及人间所有的不知与怨恨。另外,从“扬达结保”还衍生出一位白人,称作“沃塞尔登”(意为“光明”)。人们从他那里获得一切美德与圆满。它创造日、月,并教导人如何建造神殿,翻印经典,礼敬导师,建筑桥梁和道路。这种神话显然是楚凡尔教和摩尼教文书中描写的原始事件的翻版。这两种宗教在萨珊王朝晚期,被王统的拜火教镇压之前,在伊朗(波斯)起着重要作用。“扬达结保”这位逊位神和伊朗(波斯)宗教中的楚尔凡·阿卡兰纳是同等的;黑人同阿里曼白人同阿胡拉·玛孜达也是同等的(霍夫曼着:《西藏的本教》李冀诚译)。

摩尼教在长达一千多年的时间内(从三世纪到十五世纪),从北非传到中国,在整个欧亚旧大陆上广泛传播。唐高宗(公元650-683年)时期,摩尼教已经传入中国。武则天延载元年(公元694年),波斯国人拂多诞(侍法者)持《二宗经》至中国。摩尼教传入回鹘后,借其势力得以发展,曾被尊为国教。元和、长庆年间(公元806-824年),摩尼教僧侣常与回鹘可汗议政,作为回鹘的官方代表出使唐朝,势力鼎盛。回鹘西迁,在吐鲁番建立高昌王国,摩尼教继续处于国教地位。五代北宋时期,摩尼教在西域各国盛行。

由上可知,汤惠生“创立”的 “二元对立”,“三种形式”的原始思维理论实源于摩尼教的教义。人为宗教笨教、流传于历史时期的萨满教也吸纳了摩尼教的部分教义。汤惠生例举笨教、萨满教的“二元对立”,“三种形式”的原始思维内容,实则是摩尼教的教义。

摩尼教不拜偶像,即其教徒不存在制作岩画的问题。汤惠生用摩尼教教义解读岩画已经是风马牛不相及了,但更大的问题还出在汤惠生把产生于公元三世纪的摩尼教的教义错当成了原始社会人类的原始思维,把产生于历史时期的人为宗教摩尼教的内容错当成了产生于史前时期的萨满教的内容。从近现代萨满教的残余资料中可以窥测某些岩画的缘由和内涵,但若像汤惠生那样将近现代萨满教的残余资料等同于原始萨满教,将萨满教等同于笨教,并用近现代萨满教的残余资料、笨教资料去比附解释史前岩画,只能是闹出一个又一个的笑话。

关于用摩尼教的教义创造“二元对立”“三种形式”岩画解释理论的汤惠生其人:“现为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副院长、文博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社会兼职有政协江苏省第九届委员,民盟南京师范大学副主委等;学术兼职有世界岩画委员会执委、澳大利亚岩画协会理事、意大利卡莫诺史前研究中心理事、《世界岩画艺术委员会会刊》(意大利)编委、《世界岩画艺术委员会通讯》(法国)编委、法国Bropel出版社《世界经典岩画丛书》编委会编委、《器物学——环太平洋考古》(澳大利亚)编委、国际古代中亚研究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宁夏岩画研究院客座研究员等(注:录自网上“360百科”广告)”

汤惠生是头上顶着国内外那么多“魔术帽子”“洋头衔”的“考古专业”人士。汤惠生不知道、不研究就信口开河,将剽窃来古代摩尼教的教义作为自己创造的岩画理论,这只能贻笑大方!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